华安忆梦

【随手写写】07

李柚儿抬起沉沉的眼皮,满屋的纯白映入眼帘。

这是哪儿?医院吗?

当时陷入昏迷前,她隐隐记得,是安迷修拥住了她。

然后,醒来就在这里。

“你醒了?”

安迷修拎着一盒汉堡外加一杯可乐,看她平安无恙,心里担心的大石也算落了地。

“医生说你只是低血糖,多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”他在床边坐下,三下五除二地撕开保鲜纸,将汉堡递过去。

李柚儿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,抓起汉堡狼吞虎咽,以至于吃得太急噎着了,安迷修赶紧给她喂了几口可乐。

“你不是一直在快递店工作吗?怎么突然流浪街头了?”

一提快递店,她便想起李昊天,一想起李昊天,就想起李昊天隐瞒她的事了。

她忽然鼻子一酸,眼泪就下来了,低着头小声啜泣起来。

安迷修慌了神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孩子,一时束手无策。只好用手擦去她的眼泪。

“不哭不哭,咱们吃完再说。”

【随手写写】06

夜晚的别墅区寂静无声,天空如同一块黑色的绒布,而星星便是那耀眼的钻石,在夜空中闪着纯洁的银光。杨欢迎和乔奢费踩着青砖小路,亲密却不失礼数地并肩而行。杨欢迎指了指前面的别墅,她到家了。

她想留下他的联系电话,乔奢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手机已经被他卖掉了。杨欢迎笑着说没事,以后有什么事来店里找她就好。

“谢谢你今天的见义勇为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杨欢迎向他伸出手,双手相握,乔奢费莞尔一笑。在那一刻,杨欢迎生出一种错觉,无论星星多么耀眼,始终不及他唇边笑意。

她忽然想起一句话:

星辰大海不及你。

你眉眼带笑,我亦多情不敢老。

“晚安。”

他说。

据说,“晚安”有时是“我爱你”的意思。当然,别人不想和你聊天的时候也会客套说“晚安”。她私心希望是前者。

因为她喜欢他,一见钟情的那种。

“晚安。”

她望着他,郑重其事地说。

乔奢费同她道别,转身离开。杨欢迎有点想从背后抱住他,把他留下。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她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再见面。

一定会的吧!

她这样想。

【原创】欧阳岚的一天

欧阳岚回到银沙湾已经是十年后了。

当她重新踏足这里,凉爽的海风铺面而来,白浪击打暗礁,海鸥盘旋海面,熟悉的似乎从未改变。

十年前,在炫火队夺冠的那天,她收到了梦寐以求的中戏录取通知书,同时也意味着自己要退出悠悠界,去当一名演员。

她选择了前者。

退界后,炫火队队长由丘岳接任,震海为副。前几年,丘岳和丽萨结婚向她寄过请柬,由于拍戏她只回寄了礼金和祝福,之后也没怎么联系。

这次回来,是因为由她主演的话剧将在全国巡回演出,银沙湾恰巧是最后一站。到达目的地后,剧组给了两小时休息时间,七点前到剧场进行准备,八点钟开始。

欧阳岚循着记忆找到了当年的老伯冰屋。许老伯这些年身体每况愈下,他儿子许辉替他看店。她和许辉寒暄一阵,接过刚点的冰沙,抽出旁边的一份旧报纸,坐在露天的沙滩椅,借着落日的余晖浏览。

“德国华裔设计师李非荣获最佳设计奖,与著名主持人米莉携手双宿双飞。”

目光停在这条加粗长标题,两人大大的领证照放正中央,欧阳岚啜了一口冰沙,看清了角落里的日期,去年的。

当年悠悠界号称百分百零败绩的战神李非,如今成了一名设计师。那些传奇,终沦为老生常谈。

“哟!李非,好久不见你了。”

欧阳岚听见许辉招呼客人,下意识回头,恰恰此时,李非也在看她。

四目相对。

李非穿着酒红色短袖衫,黑白格子沙滩裤,明显是出来散步。装束随意,任谁也不会把他跟大名鼎鼎的设计师想到一块。

“李大设计师,还记得我吗?”她上前冲他招手。

李非微微一愣,大脑转了几个弯子,才将她认出。

“记得,欧阳大明星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,晚霞渐渐消失,天空变成和大海一样的颜色,周围的路灯亮起了白光。他们面对而坐,欧阳岚忍不住感叹岁月不饶人,李非眉眼间的青涩稚嫩早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特有的成熟稳重。欧阳岚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腼腆的男生了。

“怎么不见米莉啊?”

“今天有个朋友叫她去主持婚礼,让我在这接她。”

“最近有什么打算?”

“我们打算去德国定居,加入德国籍。这次回来就是办婚礼,顺便把父母接过去。”

欧阳岚点点头,一杯冰沙已经被喝得大半,她看着他,十年前的今天,这个人一身浅色青白格子衫,用悠悠球灵活的勾住即将砸到她的水壶,他把水壶还给她,关切地嘘寒问暖。不仅惊叹他高超的球技,更倾慕他的见义勇为。

欧阳岚是喜欢过李非的。

“替我给米莉道个歉。”她忽然说。

“嗯?”李非不明所以。

“当年我明知道她冤枉,却没有帮她,我的错。不过原因很简单,我那时喜欢你。”

李非明显被吓到了,被珍珠奶茶呛了几口。欧阳岚“扑哧”一笑,扯过两张纸巾给他。见他缓过劲了才继续说:

“那时我也小,喜欢的人心里没有自己,就使花招。使来使去,比赛都快输了。”

“说到底,感情是争不来的。”

“都过去了,不是吗?”

“阿岚,我……”

欧阳岚打断他的话,一双大眼睛直直望着他。一如多年前他曾在那个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傍晚里,拍着她的肩膀“我们迟早会离开,但看到这么多人前赴后继,你会欣慰”那般,郑重其事的说。

“我不后悔。”

无论退出悠悠界还是喜欢你,我都不会后悔。

欧阳岚笑了,她的笑容似乎从来没有变过,永远都是那么活力,那么阳光,始终给予人希望。

这才是她,这才是那个敢说敢做,敢爱敢恨,巾帼不让须眉的炫火队队长。

李非也笑,他忽然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一直等她。

她值得。

“阿岚,炫火队有人,一直在等你。”

“哦?”

她怔了怔,一个高大身影在脑海里浮现,她隐隐猜到那个人是谁,但又不敢确认。

“走了。”

看了看时间,还有半小时七点,将剩下的冰沙喝完,准备起身离开。

“阿岚。”

李非毫无预兆地起立。

“谢谢你的杂志。”

欧阳岚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莞尔一笑。

“它早过期了,不喜欢就扔了吧。”

话剧很成功,全场座无虚席,结束后台下掌声雷动,欢呼一片,还有很多粉丝上台献花。拒绝了导演请的杀青饭,欧阳岚沿着海堤一路前行,看着许久未见的家乡。

不知不觉,她来到了炫火悠悠俱乐部。看见了那个人。

震海。

他靠着一条长椅,月光将他的脸庞照的清晰,论相貌,他长的并不比李非差,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。欧阳岚望去,他见老了,眉眼间的沧桑不加任何修饰,长长的睫毛低垂,倒像个迟暮的老人。

丘岳曾在信中说起,震海现在在银沙湾一家电视台工作,偶尔会来炫火队当指导。

队员们各自陆续离开这座城市,只有他留下来守着回忆。

他像一个见证者,看尽沧海桑田,聚散离合。

震海忽然拿出一张照片。

照片上的女孩双手合十,虔诚地对一块插满蜡烛的蛋糕许愿。

是欧阳岚在炫火队过的16岁生日。

当时她还不是队长,刚入队不久。那天震海端着大蛋糕,笑意浓浓的走到她面前。

“阿岚,生日快乐!”

旁边的桐童使劲地挤眉弄眼,生怕别人不知道“岚姐你不知道,这蛋糕是震海哥给亲手为你做的!是不丘岳?”

她许下两个愿望,一愿炫火队旗开得胜,二愿自己球技精湛。

从来没有一个是关于他的。

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,只是那时,她的心里除了荣誉和李非,再也装不下了。蓦然回首才发现,这个人一直在身后,默默的支持她,守侯她。

我眺望远方的山峰,

却错过转弯的路口。

蓦然回首,

才发现你在等我,没离开过。

“震海。”

震海抬头,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,眼神闪烁,藏不住的兴奋与激动,说出的话也语无伦次起来。

“队、队长,不不,阿岚,真的是你?”

瞧他这个手无足措的样子,欧阳岚忍不住大笑,而震海也意识到自己失态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她走上前,环住他的腰,侧首倚在他的胸口。

“阿、阿岚?”

他受宠若惊,觉得如梦似幻,幸福的不真实。

但倘若果真是梦,他却不想醒来。

“我曾经许下两个愿望,它们都实现了。”

“剩下一个愿望,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实现。”

“我希望余生,有你相伴。”

震海高兴的想落泪,紧紧回抱住她。他今年三十岁,从十七岁便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,他等了十三年,终于苦尽甘来。

“久等了,震海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有话要说:

最近闲来无事,看了十年前的《火力2》,发现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,我都喜欢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欧阳岚。

当时还以为非岚才是cp,事与愿违,李非最终还是和米莉走到一起。我有点遗憾,再加上最近看了点演员现状,这才有感而发。

剧情接《火力2》的十年后,我以欧阳岚的视角,阐述未来的生活,所以我联系了一点rps,也算是对这部片子写一个观后感。

关于非岚情节,没有任何要拆cp的意思。个人认为剧中欧阳岚一定喜欢李非,所以米莉被冤枉的时候才没有出手,吴紫彤将这个角色演的特别好,阳光的外表下也会有一颗自私的心,人无完人,遇到喜欢的人,她也会去争取,但她并没有出言挑拨,也没有对米莉进行人身攻击。问题来了,凭什么米莉在和李非没有确认关系的情况下吃醋是天经地义?而欧阳岚使心机是“坏女人”?就好像“凭什么你可以喜欢这个人,而我不能。”所以写这篇文章的目的,也是想还原一个,真实的,我心目中的童年女神。

写到结尾,也该给童年女神一个归宿了吧。除李非之外,能跟她组cp的也就马凯和震海了。思来想去,还是选择了后者。老实说,震海虽然毛病多,但仔细看会发现,他对欧阳岚是带有七分倾慕,三分尊敬。受不了在她面前,他才会本分一点。而马凯的关注点更多是在米莉,跟欧阳岚更像是棋逢对手。震海可能不是最好的,但他是最适合欧阳岚的。

以上全是我个人看法。

总结比正文多系列。







异地相思十年苦,长相厮守终不负。

“何为世尧?”

“安国,土匪,老混蛋。”

“可否具体?”

“残暴,野蛮,笑面虎。”

“可否再具体?”

“天苍,野茫,月下伤。”

“可否更具体?”

“香港,重逢,终厮守。”

“仍是不解”

“不负卿。”

【随手写写】05

杨欢迎不经意地抬起头,便呆住了。

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。

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有棱有角的脸旁,精致的眉眼仿佛是上帝亲手雕刻一般,完美的令人无可挑剔。浅棕色的短发微微蓬乱,身上的白色外套袖子卷起一半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染了灰,看上去脏兮兮的,像是个堕入凡间的天使。

杨欢迎红了脸,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愫,她长相甜美,身边自然帅哥如云。例如李昊天阳光,徐霆飞冷郁,吴刚狂放,但面前的男生像是结合了他们所有的优点。她今年21岁,外婆经常调侃她怎么不找对象,还有意无意地撮合她与吴刚,都被她笑笑敷衍。不是因为她不想找,只是她还没遇上对的人。望着男生那双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瞳,她想,现在遇上了。

金风玉露初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惊鸿一瞥,一眼万年。

接过他递来的手机,杨欢迎道了谢,低头把手机放回口袋,以此移开视线,她怕再看一眼,自己就会沉沦。可她还是有点忍不住,如果他知道了她的心意,会爱上她吗?

男生笑笑说没事,四下张望地在找什么东西,然后绕过她捡起一只鞋。杨欢迎恍然大悟,原来根本不是什么“阿瑞斯意念术”,而是小偷被男生用鞋子砸晕了。

世上没有什么巧合,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。

男生坐在前面的长椅上系鞋带,杨欢迎也跟着坐下,她再次向他道谢,想送点东西给他,毕竟这样的好人可不多,何况是这么帅的好人。她真后悔自己出来前只带了手机和钱包,总不能把头上的蝴蝶结给他吧。思来想去,她翻了翻钱包,打算给他一些钱作为报酬,被他一口回绝。

“你别看我穿的破破烂烂的,我可不是乞丐。”

他明显误会她的意思,杨欢迎急忙解释,同时也想给自己来上一拳,什么破主意,男生见义勇为,明显就不是冲着钱来的,这样做只会侮辱他的人格。还不如送他蝴蝶结。男生笑笑,站起来掸掸身上的灰,正要告别。杨欢迎突然站起来叫住他。

“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!”

这样最好,既报答了他,也不有损人格,一举两得。

男生愣了愣,英俊的脸上犹豫不觉,杨欢迎期待地看着他,生怕他会拒绝。好在他踌躇半晌,终于答应了。

“对了,我叫杨欢迎。”

杨欢迎心里乐开了花,有点想牵他的手,又害羞不敢,只好把手背在身后。

“乔奢费。”

男生扬起一个如天使般的微笑,杨欢迎在他黑曜石的瞳孔中看见了一闪而过的似水柔情。

【随手写写】04

安迷修和李柚儿并肩走在大桥底下附近的小公园里,现在不是春天,公园里没有春暖花开,只有普通得不得再普通的灌木。安迷修拿着李柚儿请他吃的甜筒,赞叹着这是他吃到过最好吃的东西了。李柚儿撇撇嘴,小声说他太夸张了。

“夸张?!你那样过马路才叫夸张!”

确实,她刚刚满脑子想的都是李昊天,像无头苍蝇似的低头往前走,连过马路都没注意。一辆货车疾驰而来,多亏安迷修从后面握住她的肩膀,将她从危险中拉出。

她说她走神了。安迷修笑着调侃,那一定是我长得太吓人了,吓得你都忘了烦心事。李柚儿摇摇头,事实上,安迷修长得并不吓人,圆脸,黑色短发,眉眼弯弯,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小虎牙,活泼且顽皮,像个长不大的大男孩。李柚儿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,好像在哪见过他,不知不觉便放下一些防备。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告诉他,最近自己总是恍恍惚惚的,怀疑是不是有问题。他并没有说什么快去医院治疗,他歪了歪头,故作思索一番,然后上前几步,略微夸张地举起双手,转过身,脸上笑得像冬日里的太阳。

“那你一定是个天才!”

“因为只有天才才会魂游天外,活在想象的世界里。”

李柚儿被他逗乐了,“扑哧”一笑,安迷修忽然上前,眼睛闪着光,像发现了奇珍异宝。

“原来你会笑啊,我还以为你是木头人呢!”

两人的距离有点近,李柚儿可以闻见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,但她并不反感这样的亲近。相反,和他在一起,内心会变得很宁静,不管经历多少事,只有他在,一切都好。

两人走出公园,李柚儿要去上班,安迷修想开车送她,被她拒绝。一是不想再麻烦他,二是怕李昊天误会。想到李昊天,她有开始走神了。

“在摇头明天就送你个摇头娃娃。”

心不在焉地摇摇头,她忽然意识到自己错过什么,安迷修笑着拉住她的手将她拉上车。

“不摇头就说明你答应了。”




【随手写写】03

房屋中介所的玻璃墙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招租广告。徐霆飞看着心烦,要不是因为任务需要,从小养尊处优的他绝不会来这瞧上一眼。

他一目十行地进行筛选,直到,一个女孩无意识地闯进他的怀里。

女孩向他点头,表示歉意,继续无言地看广告。徐霆飞偷偷打量她,典型的包子脸,齐刘海,他看不清她的表情,因为她低着头,所以只能看见她长长的睫毛,宽肩窄腰,前凸后翘,灰色的长款连帽外套给她添了几分忧郁,黑色紧身裤将一双长腿完美勾勒。

有型。

女孩刚刚靠近的地方还残留的一点柚子香,淡淡的萦绕在他的鼻尖。

没人能拒绝我飞帅的魅力。

钻进自己的那辆骚的一批的红色宝马,见女孩正往这里过来,他发动引擎,想吸引她的注意力。跑车“轰轰”地叫了几声,女孩丝毫不理会,仍是低着头,自顾自的往前走。

没反应,徐霆飞摸摸下巴。

他家财万贯,又仗着这张英俊的脸皮,认为自己魅力无穷,可最近怎么接二连三的碰钉子?!杨欢迎对他无感也就罢了,有个现成的美女居然对他视而不见,没道理啊!

他不甘心!

望着女孩高佻的背影,他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让她属于我!

【随手写写】01


李柚儿来到这家新开的幸福快递。

店面不大,只有几十平米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这里有电脑,有服务台,应有尽有。服务台前有一对男女在聊天。女的她知道,就是附近那家欢欢铁板烧的美女老板娘。老板娘见她来了,冲男生眨眨眼,比了个“加油”的手势,然后绕过她推门离开。

男生在她面前站好,关切地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。李柚儿随眼一瞥,瞥见了他的工作牌。

李昊天。

他的名字。

“我要快递这串钥匙。”

李柚儿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,放在旁边的电脑桌上。李昊天闻言,抽出一张快递单让她填收件人和地址,她依言照做。不料,却要填写发件人的个人信息。笔尖在“收件人信息”那栏停了停,有些不耐,觉得这样啰嗦麻烦,重要的是,她是偷跑出来的,写这么详细怕是要节外生枝。对方好脾气地笑笑,耐心地告诉她这是规定。

就在这时,一位大妈走进来。那大妈四十五岁左右,满脸褶子,头发烫得跟她怀里的泰迪的狗毛一样卷。体态丰满,晃着身上的红花黑面衫,一只皱巴巴的肥手将一个快递纸盒放在二人直接,点名让李昊天现在就送。

李昊天讪讪摆手,这家店刚刚开业,店里只有他一个人,有点忙不过来。大妈不依不饶,说这是急件,宁愿出双倍的价钱。

“我已经先答应这位小姐了,不是所有的承诺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。”

冷不丁听到这句,李柚儿写字的手一顿,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明白,他还要说出来,不觉得傻吗?但话也说回来,能说到做到的却寥寥无几。只见大妈嘟囔了几句,拿着东西走了。李柚儿饶有兴趣地翘起嘴角,悄悄用余光打量李昊天,20岁左右,身穿橘色工作服,头发不知道是天生还是熨过,紧紧贴在脸颊两侧,长眉大眼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。总而言之,长得不赖,就是有的……傻不拉叽的。

签完订单,李柚儿看见他给自己一个傻里傻气的微笑。

她感到好笑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。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生了根,也不知道会不会发芽。

李柚儿放下十元钱,走时还听见李昊天傻傻的冲着她的背影大喊:

“希望我的服务可以给你带来幸福!”

哈丹巴特尔说他错了,他确实错了。他本是出家人,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。他却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动了情愫。

在何七宝心中,哈喇嘛是亲人,是知己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象征。

是生命中的无法替代,但却不是心中挚爱。

他也曾想默默守护七宝一生,当七宝靠在他的怀里,与他十指紧扣,可念叨的却是李世尧的安危。

这段暗恋,终是无果。

所以他选择了离开,因为李世尧比他更适合七宝,更能七宝想要的。

最重要的是,李世尧是七宝心中挚爱。

他狠下心来捂住耳朵,将那人的呼喊抛在耳后。他怕他回头,就走不了。

世上安得两全法,不负如来也不负卿。

反省凡心损梵行,从来如此莫聪明。

既生苦难我西行,何生红颜你倾城。

如何抹去你身影,如同忘却我姓名。

若有来生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可若有来生,卿若负我,当如何?